蚊子成精了

当太宰治变成伏见猿比古1

(我觉得这两个人好像啊,都是mamo配的音,一样的高智商,一样的审美(求偶审美),一样的腹黑,所以这两个人交换了会发生什么有趣的故事)

窗外阳光明媚灿烂,栖息在树枝上的鸟儿肆意的鸣叫,清脆的鸟声让夏日减去几分炎热,。

“嗯?这是……”一张凌乱的床,被子里突然伸出一只白皙修长的手臂,太宰有些头疼的坐起来,暗思“浑身不自在,是因为中了敌方异能吗?”在感觉头疼稍减几分后,太宰开始环视了一下自己所处的房间“嗯?这个房间即不是武装那边的,也不是港黑那边”

“这么干净,不可能是我的房间~,我也不会穿这种衣服~”太宰摸摸下巴,懒洋洋地瞥了一下身上的睡衣思考道。

“阿呀~这就有趣多了~”太宰看着镜子里明显不是自己熟悉的身体,露出一丝不明的笑意。只见卫生间里一个有着蓝色头发青年,一双阴沉的眼睛充满了嘲讽的笑意,配合着脸上与双眼不同的明媚笑容,使得整张堪称英俊的脸在白炽灯的照耀下显得莫名有种邪魅。

“啧,这个身体的主人衣着品味真是差劲啊~”太宰面对一排明显是制服的蓝色衣服吐槽道。

“我的视野也下降了,这就是矮子的世界吗”下次可以愉快的跟小蛞蝓谈论矮子的世界?太宰不怀好意的地摸着下巴琢磨道

下一秒。呸呸,谁要去了解蛞蝓的世界!太宰嫌弃道,太可怕了,换了个身体连思想也被影响了。


夏日阳光下,城市中的钢铁大厦少了几分冷峻,多了一些暖意,太宰依照记忆来到这个身体的上班地点。

不愧是政府人员办公地点,这么霸气!太宰心里默默对比一下眼前的建筑跟武装侦探社的区别,然后伤心地发现差距不是一般的大,哼!万恶堕落的政府人员。

回去一定要让社长重新弄个霸气的办公室,最好是有很多小姐姐殉情的那种。太宰一想像那种情景就有些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

“一个人是无法殉情的~喔~但是两个人却可以~喔哦噢~”

“叮”太宰哼着歌刚一进入所谓办公地点,耳边就响起一个冷淡不带一丝情感的女声“伏见,你迟到了!”太宰回头,只见一个穿着同样制服,身材火爆,面容美艳,周身散发一种干练的气质的金发女性正双手抱胸出现在太宰身后。

随后“阿~世理酱,今天的你依旧美丽动人,让我沉迷于你动人的身姿~请问可以跟我一起去殉情吗?”太宰瞬间星星眼的旋转半跪在淡岛世理跟前,双手捧着佳人白皙修长的左手,满脸期待的望着眼前美丽的金发女性。

“!!!”scepter4其他成员皆一脸惊恐地望着太宰,然后默默缩小自身存在感悄悄地远离修罗场。今天的伏见前辈是个真汉子,敢调戏副长!是吾辈们遥不可及的存在。

“伏见,有病就应该吃药”淡岛世理面无表情的抽出被太宰握着的左手,眼角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青年“你这装扮是怎么回事?”

半跪在地上的蓝发青年,手臂,脖子可见之处皆缠着一层显眼的白色绷带

“绷带哦~我今天一觉醒来,发现绷带能让我变得更加帅气,迷人指数直线上升,还能增加小姐姐与我殉情的概率~是不是帅气多了?”太宰一脸求赞美求夸奖地看着淡岛世理

“。。。。随你高兴,今天是外勤任务!社长不在,暂由我指挥!”淡岛世理难得的表示迟疑一下,随即转身冷静地安排了今天scepter4的任务。

“是!”众人大声回应道。

“嘶啦”原本期待着体验政府部门一边上班一边免费高档咖啡的悠闲生活的太宰梦想破灭,浑然一条失去梦想的青花鱼。。。

辛勤工作不是我的属性啊,我就只想找个小姐姐一起殉情。太宰苦兮兮的脸上写满拒绝。

当然,太宰的反抗被女王豪不留情地镇压下去。满脸嘤嘤嘤的太宰留着泪被scepter4的其他成员拉走执行工作去了。

伏见先生,你就别作妖了。工作使我们快乐。众scepter4成员劝导道。

不!我不是!我没有!我一点也不快乐!太宰三联反驳道

学院

“为什么哪里都有任务要做?武装是,这里也是。就没有那种整天跟小姐姐殉情的工作吗?”太宰一脸无聊的蹲着草地上双手不停地扒拉着手边的草,小声嘀咕地抱怨道。

突然“伏见,破坏环境,你知道犯了哪条规则吗?”身后悠悠的响起淡岛世理平静的声音。

“世理酱,不要老想着工作啊,人生要多享受生活~”太宰一脸无赖地光明正大偷懒。工作什么的,最烦人了

“伏见,现在是工作时间”可惜金发美人一点也不受太宰的无赖话语影响,表现出工作至上的态度。

“是是是,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工作岗位”太宰拍拍衣服下摆站起,笑咪咪地回眸看了一眼身后的金发女性,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开始今天的工作。

身后的淡岛世理若有所思地看着逐渐消失在视野中的蓝色身影,眼眸中突然闪过一丝凌厉,手不自主的附上腰间的佩刀桔梗。

哎呀哎呀~看来起疑心了。不远处的太宰勾勾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远处传来的声响吸引了太宰的注意。

“八田大哥,你确定是这里了?”不远处出现一个身着白西装,眼带墨镜,身材肥硕的短金发男,左右观望了下周围建筑发出疑惑道。

“情报说就是这附近”说话的是一个头戴白色头套,头套下露出些许橘色头发,身穿白色上衣,脚踩滑轮身材娇小的少年。

有趣,太宰眼中闪过一丝戏谑,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容慢慢走向眼前毫无知觉的两人。

“mi↗sa~ki↘”突然响起的男声,让正在四周探查的八田两人浑身一愣,回头一看,身穿蓝色制服的高挑青年正一脸嘲弄的笑容看着他们两个。

“伏西米??”八田的声音透露着些许犹豫。他有点不太确定眼前的青年是否是他过去熟悉的小伙伴,尽管脸,身材声音都是一样,但直觉却隐隐告诉他丝丝违和和危险。

“才多久没见就不认识我了吗?misaki~”太宰有点意外,难道世界上的所有小矮人直觉都这么敏锐的吗?太宰脑海中突然浮现了另外一个具有橘发直觉却敏锐至极的小矮子。

“。。。。”八田不作声,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的蓝衣青年,仿佛想找出一丝破绽。

“太让我伤心了~misaki好无情,这么快就忘记我,我的心都碎了~说好的青梅竹马一生走呢?”太宰一脸好像被情郎抛弃的女人一样可怜兮兮假哭道。眼角余光却一刻不停地观察着橘发少年的反应。

突然“咻”耳边响起声响,太宰轻松歪头躲过橘发少年突如其来的袭击。

“misaki~偷袭可不是好孩子哦”太宰眯眯眼轻笑道,呀呀~连技能也是热烈的红色呢~果然也是沉不住气的暴躁性格~

“啰嗦,你不是死猴子!猴子怎么会这样说话的?”八田收回手中的武器棍,一副认真带着凶狠的表情质问太宰道。

“伤心T_T,我可是货真价实的伏西米,好伤心啊~misaki怎么能这样质疑我对你的爱呢~”果然橘发的小矮子都这么有趣好玩的,太宰有点怀疑蛞蝓是不是盛产橘发,不然怎么这么相似?

“唔??!”八田脸上突然有点燥热感,一抹红晕悄无声息地爬上少年白皙小巧的耳垂。

死猴子,什么时候变得口花花起来了!张口就情呀爱呀,真是太不检点了!八田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对面蓝衣青年。

“呵呵~”收到橘发少年红着耳朵毫无杀伤力的瞪视,太宰心情愉快地勾勾嘴角。纯情的少年哟

但是不管怎么看都是死猴子啊,八田内心小人抓狂,难道自己直觉错了?

“既然misaki不信我,我们就打个赌怎么样~如果misaki赢了,我就随你处置?”像是看够了橘发少年抓耳挠腮不知所措的模样,太宰一脸我这么善解人意想出了解决方法还不谢谢我的表情建议道

“但如果我赢了,misaki就做我的狗~怎么样?”

“狗??”这是什么惩罚?

“做我的狗,我让misaki做什么,misaki就要无条件的去完成~”太宰好心地补充说明

“。。。。。”这是什么恶心的恶趣味

“八田大哥,不要管这个猴子,我们任务是……”还没等八田回答,旁边已做了许久背景板的队友跳出来提醒道,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好,我答应”看我不狠狠地报复死你,死猴子!

金发男一脸懵逼地看着眼前干劲十足的八田前辈。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你们要玩这种羞耻游戏自己静悄悄去玩啊!不要阻碍我的任务阿!金发男内心默默流泪抓狂吐槽道。

“呵呵~”果然是单细胞生物,太宰扶扶眼镜,趁机遮住闪着像抓到心仪猎物的眸子。

捉弄橘发单细胞小矮子什么的果然很有趣味~


猥琐发育别浪!

(故事背景:假如王者游戏流行于文豪世界中,会发生什么有趣的故事呢)

      《王者荣耀》游戏一经出现,马上席卷日本游戏界,大街小巷随处能看到游戏的宣传海报,由此可见游戏的受欢迎程度。

    武装侦探社。

“太宰先生,求你别送了!你再送人头的话我们就要输了!”中岛敦正操控着那个变成橘色老虎的打野英雄赔钱虎,呸,裴前虎,在野区辛勤的打野发育,余光一瞥惊恐却发现太宰治操控的中单狐耳少女正大摇大摆的去敌方蓝区走起,与这种狂妄行为不符合的是狐耳少女谈不忍睹的战绩0-5-0。

“you have been slain!”游戏马上传来狐耳少女被击杀的声音。

“哎呀,又没偷到蓝,好可惜啊”罪魁祸首一脸笑眯眯地说到。

“你这战绩偷蓝简直就是给敌方打野送温暖……”中岛敦抓狂地看了一眼狐耳少女的战绩,心里疯狂吐槽道,但他没胆出声吐槽,所以索性眼不看为净,回去默默打红爸爸,毕竟比起不靠谱的太宰先生,红爸爸简直可靠到让他流泪。

“喂喂,中岛快来下路帮我打死对面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你别管太宰那个送人头的了!”国木田操众的射手后羿一直被敌方战士压着打,正气急败坏地请求支援。

“来了来了,前辈等我”橘色小脑斧刚一出现在下路,谁知草丛中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冒出三个大汉,一眨眼橘色小脑斧血条清空模样可怜四肢倒地地趴在地上。

“!!!!”我的血条呢?发生了什么?我在哪里?现实的小老虎一脸懵逼地看着手机屏幕。

“卧槽!草丛三大汉!啊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下路的射手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发生的“武松打虎”戏码,下一刻就双双躺尸于下路。

“哎~你们也来陪我殉情了~”狐耳少女复活后屁颠屁颠来到下路,对着躺尸的打野射手比个小心心“妲己一直爱着你哦~”

“。。。。”我究竟为啥要跟这自杀狂打排位,这是陷入自己沉思的国木田

“。。。。”下次说什么也不能跟太宰先生玩排位!敦默默在心里下决心。

随着时间的推移,比赛渐渐进入尾声,尽管两人疯狂发育压线,但由于某个自杀狂魔送了太多人头的缘故,发育不全。缺少法师的伤害,导致最后一波打团被全灭,武装三人毫无意外的输掉比赛。

“呀~我们再玩一把吧~”太宰一副懒洋洋没骨头样趴在沙发上,一副你们怎么这么菜的表情鄙视这两个因比赛输掉陷入阴沉气息的国田木和中岛敦,丝毫没有自己才是导致比赛输掉的罪魁祸首的自觉。

“。。。。”被嫌弃菜的老虎和国木田。

“混蛋!!究竟是谁送温暖给对面啊!!要不是你把对面养的这么肥,我们也不至于输这么惨,你个浪费绑带装置!”国木田气愤地揪着罪魁祸首的领带咆哮道。

“你这个后羿出装错了,应该是。。。”就算被揪住领带太宰也好心地指出后羿出装的错误。

“是吗?”国木田一脸疑惑的放开太宰。

“是的~快记下来吧~”一脸笑眯眯地肯定道。

“哦哦,好”国木田拿起笔,奋笔疾书。

“骗你的~”

“啪!”笔随即由于承受了它不该承受的暴力,光荣去世了。

“太宰治!!你个混蛋!!”国木田暴怒,场面一度升级格斗模式,当然是人是虎都在看,只有太宰在挨打。

“太宰先生,要不是你送这么多经济给敌方打野!我们也不会输这么惨!”小老虎面对这混乱的场面依旧面不改色地表示这锅他不背。

“嘛~嘛~我们再来一把,我带你们飞~”面对同事的怒火丝毫不在意,摆出笑脸的太宰。

。。。。。

。。。。。

是什么给了你勇气说出带飞我们的?绷带吗?投河太多积累在脑子里的水?

“那就再来一把,让你们见识一下后羿爸爸真正的恐怖之处!”国木田扶扶眼镜,一本正经地道。哼!后羿爸爸带你们飞。

“。。。。”你们开心就好,不就一颗星的事吗,嘛嘛,就当送对面福利好了,你们的鬼话我都不信!什么时候带飞过我!!中岛敦内心回想起曾一度被后羿“支配”的恐怖,心里泪流满面地拉开排位。

“请选择你们的英雄”进入bp环节,双方照常ban掉版本强势英雄。

“直觉让我选个战士,我可不能再让老虎掉战力了”一楼的中岛果断选择了战士,义无反顾地奔向抗压惨死路--上单。

“嗯?这就有趣了~”太宰惊讶地看了对面五楼选择的英雄,一脸不怀好意坏笑地选了最近自己超想拉着去殉情的小姐姐英雄。

………

………

怎么感觉一阵恶寒,错觉吗?算了,这次看我后羿爸爸不打你们哭喊爹妈!国田木一脸阴险地道

感觉太宰先生又要搞事情了,我为什么要跟他们两个打排位啊!自己单排不是更好上分吗,怀疑人生的中岛一脸崩溃。

游戏载入中

红方阵容:宫本武藏,后羿,阿珂,钟无艳,貂蝉

蓝方阵容:夏侯惇,伽罗,百里玄策,小乔,吕布

“哎呀~”进入界面看到对面略微熟悉名字时,太宰勾勾嘴角,迷倒横滨万千少女的帅脸上尽是不怀好意坏笑的表情。

“敌方还有五秒进入战场”随着游戏开始,双方各自开始行动。

“吕布哥哥~今夜我就是你的圣诞礼物~你喜欢吗~”游戏下方的公共频道突兀地出现这一句话。

“噗咳咳”这是突然觉得口渴喝水,却不料发生惨剧的老虎。

。。。。

。。。。

双方一脸懵逼,这是什么发展?难道这游戏已经是撩汉的天下了吗?一众单身狗留下伤心的眼泪。

我喜欢能让中也污浊停止的人间失格,喜欢与中也拌嘴争锋相对整个少年时期的太宰,喜欢与中也以“双黑”名震黑暗势力的太宰治。但我却不喜欢为织田之死叛逃港黑像是因织田临死之际的话语而像找到人生方向的太宰治。那个太宰舍弃了他过去时光的一切,包括那个陪伴喧闹了他整个青春时期的搭档中也,毫无预兆又平静的离别,人间失格轻松地离开污浊,离开这个在当时的他看来没有令他人生有丝毫意义的港黑。或许在人间失格心里污浊只是搭档,也仅仅是搭档。不存在除搭档以外的任何意义,所以他才能如此潇洒的离开。然而以后当人间失格陷入于危机之中,污浊依旧如年少时不计后果地第一时间去解救人间失格。而反过来的情况我却不敢去想象,也许在我心里人间失格永远是那个人间失格,他在乎的只是他的朋友,而污浊一直以来扮演的只是“搭档”这个角色,也仅仅只有“搭档”而已,或许与之前不同的是可以加个“前”。原谅我这样想,因为那有着温暖橘发的青年初次出场就彻底击中了我内心的柔软,我想像母亲一样把那青年狠狠抱在怀里保护着他,亲亲他,让他不受他人一丝伤害。中也他强大的让人心疼,明明身处黑暗,却纯净的如天潭之水。我只想让他成为一个普通人,平凡而幸福地生活在横滨。心里私心地希望他不曾拥有过异能污浊,没投身进黑暗之中,更重要的是从没遇见认识过人间失格。我不希望人间失格出现在他的世界里,对于他们而言,相忘于江湖就是最美好的结局。或许有一天在横滨熙攘的街道,污浊与人间失格擦肩而过,彼此的回眸之间存着的也只有淡漠与平静。